欢迎访问山东和记娱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网站!
全国咨询热线130129386660537-3494497

山东和记娱乐塑胶制品有限公司热诚欢迎各界前来参观、考察、洽谈业务
当前位置:和记娱乐主页 > 塑胶行业新闻 >  > 专访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寻找凛冬之下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13012938666

联系人:孟经理

联系电话:13012938666

     18815378666

邮箱:854188647@tjlgd.com

公司网址:http://www.tjlgd.com

公司地址:兖州市龙桥北路12号(富平大酒店北临)

专访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寻找凛冬之下

文章来源:和记h88

发布时间:2020-05-21 07:56

发布人和记娱乐

  11月16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主投文化行业的投资机构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做出这一判断,“但是‘子弹’打出去的,据说没怎么下降;今年钱都花了,但是募集又没募成,那明年就惨了,明年项目融资会更难。”

  今年以来,募资难一直是创投行业的关键词,而与资本追捧的AI(人工智能)等创业项目相比,文化行业所面对的震动或许会更大一些。

  影视行业合同、税务自查等多重因素影响,以及横店开机率下滑、动漫行业欠薪事件、A股文化影视股持续走低且大股东股票质押率走高等现象背后,热钱被在撤出文化传媒业。

  投中研究院在10月29日发布的中国文化传媒行业2018年第三季度市场数据报告显示,随着文化传媒行业监管趋严,2018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国内文化传媒行业VC/PE融资交易案例和融资规模持续下降,投机资本逐渐退场。

  不过,在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熊三木(黄维)看来,2015-2025年是中国文化的黄金期。创立于2009年的合鲸资本,于2015年开始进行风险投资业务,主投文娱、文教、文体、文创、文旅领域,投资案例包括一条、喜马拉雅FM、毒舌电影、樊登读书会、锤子科技等。

  合鲸资本两位创办人均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为老兵,其中黄维曾参与创办《新闻晨报》及《每日经济新闻》,霍中彦曾任新华传媒(600825.SH)战略投资总监、原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投资经理。

  11月17日,合鲸资本举办“凛冬下的文化创业新”沙龙,从左至右为樊登读书会CEO郭俊杰、一条创始人徐沪生、上海市文创办副主任强荧,SIG合伙人任剑琼,中金启元董事总经理周智辉、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

  11月16日,合鲸资本创始合伙人霍中彦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讲述了对文化行业政策影响,以及文化行业投资机会的理解。

  在霍中彦看来,文化行业危中有机,人群变迁,会导致衣食住行、文化娱乐、教育各个方面产生新的需求,技术的进步也将让一批公司脱颖而出。

  “比如开心麻花能够稳定输出优质内容,这叫创意技术;他们是掌握了技术和方的,能反复实现。”霍中彦说:“现在有好多老的影视公司,团队人才和作业模型方比较老化。新锐的机构在崛起,他们的导演人才更年轻,出品产品策略更接近年轻人。所以在票房排名上,会发现开始发生偏移。如果公司不能够完成组织的更新,用新的方并根据时代需求产生好作品,它(股价)跌下来那就可能上不去了。”

  另外,围绕文旅目的地相关服务,包括“吃住行游购娱”,以及文教领域中,知识付费向精品内容出版升级,都将是合鲸资本的主要关注方向。

  谈及文化行业存在的风险,霍中彦认为,目前影视行业项目的问题在于需要证明拥有持续稳定产生优质内容的能力,“但现在的情况是,有一部内容火了,估值就很贵,透支了未来所有的收益。”霍中彦说:“已上市的(文化传媒)公司市值跌下来,并不等于跌出价值,还要看内在核心的能力有没有获得跃迁。”

  在此背景下,合鲸资本对影视项目的投资相当谨慎,“这一块的机会,不仅我们没怎么投,过去投的(机构)今年也不投了,所以影视项目现在比较难拿到钱。”

  对于政策监管所导致的文化行业波动,霍中彦强调,合规能力是文化产业公司的底线能力。“如果你不具备合规能力,随时可能会死亡。”

  霍中彦:我们主要投处在早期的项目,我们基金有七八成是投资、preA、A轮,少部分会投B轮。所投领域为大文化产业。很多人会问,你们是不是文娱基金, 文娱只是我们一个环节,还有文教,知识教育出版,文体,文旅和文创。文旅文创偏实物,文体偏服务。

  霍中彦:(整体)是难了一些。LP一般是四大类,国企、母基金、企业主还有美元。前三个国企的钱是比较充足的,但是母基金很多都没钱了,因为很多母基金是和金融机构配资的,去杠杆都去掉了,另外就是很多企业主自己遇到了资金的障碍,以及对未来预期发生的变化,有的人没钱了,有的人不敢投,就导致了创投业资金的紧张。 我们今年募的时间比预想的长,但已经成功募集了。

  我看到各种口径的数据,有说融资金额下滑到五六成的,有的统计出来下滑了七成,募集阶段还是杀伤力比较大。对下游(创业公司)的影响刚开始,明年(影响)会更大。今年的融资额下滑,但是“子弹”打出去的据说没怎么下降,有的统计发现投资额是去年的两倍,所以说资金库存变得很小。对于机构来说,今年募得少,到了明年,(创业项目)就惨了。

  霍中彦:影视行业我们没怎么投,有几个原因。过去几年,从2015年到2017年,整个影视行业的估值泡沫非常严重,哪怕你是好项目,但是你的估值过于高的话,也是不会投的。不仅是要好项目,还要好价格。

  第二点,影视行业属于内容制作,必须实现一套体系方法稳定地法生产优质内容,长视频属于比较重的形式,头部的长视频非常赚钱,但是也有很多不赚钱。今年这个电影火了并不定于下部电影火,所以影视项目需要融资的话需要稳定地展现优质内容,而不是偶然出现了优质内容。但现在的情况是,有一部内容火了,估值就很贵,透支了未来所有的收益。一级市场逻辑还是在于要证明自己的持续性。

  现在有好多老的影视公司,团队人才和作业模型方比较老化。新锐的机构在崛起,他们的导演人才更年轻,出品产品策略更接近年轻人。所以在票房排名上,会发现开始发生偏移。如果公司不能够完成组织的更新,用新的方并根据时代需求产生好作品,它(股价)跌下来那就可能上不去了。

  霍中彦:我觉得这块比较稳定,不管片子好坏总要找人做后期。当然他们也会受到行业景气度的影响,比如最近受各种因素影响导致开机率下滑,他们的业务会受到影响,但业务整体是比较稳健的。后期制作依赖于人工,毛利水平、承接订单能力就摆在那里,出于边际效益递减的原理,容易规模不经济,它的经济收益是线性的,不是指数增长型的,所以VC投这类项目也会很谨慎。

  澎湃新闻:文化行业的发展非常依赖于政策及监管的影响,在投资项目时应该如何评估这一方面的影响?

  霍中彦:我们提出一个观点,对于文化产业,合规能力是一个底线能力。如果你不具备合规能力,随时可能会死亡,没有这个能力就不要玩。左边是一个政策的圆,右边是一个市场的圆,最终大家取的是两个圆中的交集,这就是创业期应该从事和耕耘的土地,投资机构也应该定在这里。

  澎湃新闻:比如自行业近日就有一系列的规范和监管措施出炉,有上市公司尝试并购自但未能成功,所以现在自行业的投资机会是怎样的?在上市公司并购受阻的情况下,退出方式有哪些?

  霍中彦:我们没有把微信号当成一个赛道。比如说我们投了一条,一条在我们这属于消费文创,它我们还投了公商店,也是属于文创。我们还投了毒舌电影,它其实是娱乐业的流量入口。

  其实我认为,2017年基本上微信公号就已经到顶了,我们从2017年之后再也没投过任何自,接下来我也不会投。

  退出的话很简单,用自作为旗手切入这个领域,本身是个钩子,是借助微信的流量红利聚集了用户,让你有征战赛道的本钱。微信号只是第一曲线,第一曲线在到顶之前,你得想第二、第三个曲线。

  以一条为例,一条是号里第一个实现100万粉丝的和第一个实现1000万粉丝的,它已经这么牛了,第二个曲线是什么?电商。但是利用号做电商也有个问题,就是始终在这2000万粉丝里做生意,这个流量入口不够大,总有一天会消耗掉。那么我们就很积极的去研究第三个曲线。一条创始人徐沪生是个创业老兵,他最终决定在2017年下半年试点开线月份开了三家店,走地非常稳,一出手必中。

  为什么我们不投营销号?他们的用户群是模糊的,这样的号我们感觉跟广告公司类似,你不能清晰地勾勒用户画像,就很难深入这部分人,一旦流量迁移了,而你在流量迁移过程中没有随之迁移到,曲线就下来了,它是抛物线。所以我觉得,如果那些A股的上市公司并购(微信号项目)的时候不是想炒一把走的,没有批准他买,对他不是坏事。

  霍中彦:我们最近比较关心的是人群的变迁,人群的变迁会带来很多消费习惯的变化。可能无论在衣食住行、文化娱乐、教育各个方面,他们都会产生新的需求。举个很小的例子,现在一部分90后开始做父母了,我觉得90后可能更,未必有那么多时间去带娃。但90后父母也是年轻力壮,有些也未必愿意带娃,那是不是就需要外包呢?我只举个小例子说明人群的变化。

  技术的进步也会带来变化。之前很多创新是模式创新,我现在开始去关注一些较硬的创新,真正技术驱动的,你需要能够建立一堵墙,这个墙就是你的门槛和护城河。为什么很多软创新,比如千团大战,100个直播平台,100家共享单车,就是因为它门槛比较低,窗户纸一捅就破。

  我们把硬创新分为三类,一类叫技术创新,第二种叫创意技术,比如开心麻花能够稳定输出优质内容,这叫创意技术,这不是靠一个点子,他们是掌握了技术和方的,能反复实现成功。第三个叫运营技术,有一家公司是做影院托管运营的,别人电影院开业之后亏损,这家公司过去帮助运营就盈利了,但是从亏损到盈利是怎么发生的,对不起,这就是他的本事,这个叫运营技术。

  霍中彦:文体和文旅是我们新加的两个赛道。我们把文旅分成两块,一块是内容端,就是目的地,文旅的逻辑和线下娱乐业逻辑是一模一样的。比如黄山其实是个大IP,它很漂亮了,它和剧场很像,剧场就是先买门票进去,当然你可能会买爆米花,相当于是门票加衍生收入。其实景区类似,也是免费进去,然后吃住行游购。但是目的地有个问题,它的投资太大了,就像你去养个IP养十几年。

  所以我们是投第二类,围绕目的地的服务(进行投资),主要是“吃住行游购娱”。比如说娱这个领域,已经有宋城演艺上市了,将来一定会有挑战者。还有出行等服务领域我们在关注。

  霍中彦:我们内部把知识付费叫做音频出版。声音出版其实没有逃脱出版业基本规律。出版分为两类书,一类叫常销书,一类叫畅销书。 其实最赚钱的公司是(卖)常销书(的),策划了一本书,这本书卖十年,等于是挖个矿,每年都能看得出来东西,那你肯定很合算。畅销书可能卖个一年半载,你要策划新的,去追风口就很累。

  知识付费小的瓶颈也是下一步的机会,就是你必须做精品出版,这个时候可能需要签一些独家版权,找很资深的编辑,做很精品的书。这本书有可能就卖了五年,不一定卖十年,可能卖三五年,那个时候你就打破了畅销。

  霍中彦:到底这个人如何面对困难,如何面对的境地。任何一个创业者必然会面对一次叫至暗时刻,他就要么挺过来,要么就挂掉。挺过来的人,通常来说,他的创业动机和会比较坚定。

  如果他是看到别人创业心痒痒,心想我也要弄潮一把,这种人碰见至暗时刻马上就“挂掉”。还有一种说觉得我很有情怀,我要向别人展示我,这就等于把创业公司当成自己的秀场,这样人也会立即“挂掉”。还有一类就是抱着我要成为人上人的心,这种人碰到困难也会“挂掉”。创业的时候,通常来说都会有雄心和志向,志向和是不一样的,往往是需要获得别人对他的肯定,但是志向是觉得通过创业我们给人创造价值,这两个维度是不一样的。

  澎湃新闻:近日有关部门推出了一系列扶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措施,这对创投行业、创业公司来说有哪些影响?

  霍中彦:对民营经济的鼓励,我认为是一次政策的宣告。之前可能产生了一些上的混淆和,所以出现一些问题,包括企业家不想继续扩大再生产,创业者可能不敢创业了,做VC的不敢募资了,LP也不敢投资了,这个将对国家的宏观经济和就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所以需要这个时候以正视听,信号。

  我觉得中国的民营经济常有活力的,只需要一个公平的就可以了。对于这一点的话,我觉得政策说得非常明白,就是要公平,确保无论是国企、民企、外企,一视同仁。我觉得如果给民营企业(过度的)优惠,可能会引诱大量的民企业把精力花在争取的(优惠)政策上,会降低民企的长期的竞争力。

      和记娱乐,和记h88,h88平台官网

 

文章分享: